养羊现在好养不_专业养羊技术,灾病防治_富农养羊网
做最好的网站

您的位置:养羊现在好养不_专业养羊技术,灾病防治_富农养羊网 > 疾病防治 > 从“湿”论治奶牛脾胃病

从“湿”论治奶牛脾胃病

发布时间:2020-01-11 03:25编辑:疾病防治浏览(84)

      

    ⒈病因病机

      

    湿邪所致的奶牛脾胃病与多种因素有关。内因脾阳不振、身体素虚;外因饲管不当、饮食失调、季节环境等。二者亦可并存相互作用。湿邪内停最易侵犯脾胃。因脾胃同居中焦,共同主持水谷的受纳腐熟、吸收转输,是水液代谢的枢纽。脾胃强健,水谷水液得以正常的输布和排泄;脾胃功能低下,水谷水液不能正常运转,水反为湿,谷反为滞,聚而为患。因此无论湿邪困阻脾胃,或脾胃功能失调湿邪内生,湿邪在脾胃病中均是应该重视的。奶牛饮水多,食量大,代谢率高,对环境适应性相对较差,饲养管理稍有不当常致湿浊内蕴,脾失健运,气机失调。

      

    ⒉证候特点

      

    湿浊的产生和蓄积需要一定的时间,因而多发病缓慢。症见反刍迟滞、采食减少、不思饮水、腹胀便溏、口津滑利或粘稠、口色淡白或红黄、倦怠无力、泌乳减少、被毛无光等。湿邪还可与其它四气相兼,合而为寒湿、湿热、风湿等,也可与虚实交错,使证候更加错综复杂。但本证的特点是本虚而标实,脾虚与湿盛并存,以脾虚为本;湿邪与寒热混淆,以寒湿为主。

      

    ⒊辨证论治

      

    湿邪诱发脾胃病,治疗当以祛湿为中心。祛湿必先健脾,脾气健运则水湿得化;健脾又必须调气,气机调畅则脾胃升降有序。脾主运化而升清,胃主受纳而通降,气行则水行,气滞则水停。调畅脾胃之气机,使脾气健运、胃气通降、升清降浊,则水湿自消。具体如下:

      

    ①祛湿理气健脾法:用于治疗脾失健运、气滞湿阻证。证见腹胀便溏、喜食干草、不思饮水、半吃半倒,口津粘而多者。方选平胃散合二陈汤。药用:苍术、半夏、厚朴、陈皮、茯苓、甘草或白术、厚朴、枳壳、木香、白豆蔻、生姜、甘草等。

      

    ②化湿温中健脾法:用于治疗脾阳不运、水湿内停证。证见肠鸣腹泻、不食不饮、口色淡白、口津滑利者。方选胃苓汤加减。药用:苍术、厚朴、陈皮、肉桂、白术、茯苓、猪苓、泽泻。或用二陈汤合苓桂术甘汤加减。药用:苍术、白术、半夏、陈皮、茯苓、良姜、厚朴、苏梗、白豆蔻、肉桂、麦芽、甘草等。气虚甚者加党参、黄芪,痛甚者加元胡、茱萸。

      

    ③疏肝理气化湿法:用于治疗肝脾不和、气滞湿阻证症。证见食欲不振、磨牙沉吟、口干不饮、不喜精料,腹胀便溏、口色红黄、口津粘稠者。方选二陈汤合柴胡疏肝散加减。药用:半夏、陈皮、茯苓、青皮、柴胡、枳壳、厚朴、香附、白术、元胡、川楝、黄连等。湿重加苍术、积热加连翘。

      

    ④苦辛祛湿调气法:用于寒热错杂、虚实互见、气滞湿阻证。证见采食减少、不思饮水、大便时稠时稀、口津或滑或腻,口色或白或黄、病程长、膘情差。方选半夏泻心汤合二陈汤加减。药用:半夏、酒黄芩、黄连、干姜、党参、白术、茯苓、陈皮、厚朴、大枣等。湿重者加白豆蔻、神曲;湿热重者加大黄、连翘。

      

    ⒋用药特点

      

    ①活用平胃散、二陈汤祛邪扶正:水湿困阻中焦,可致脾胃升降失常,治疗须化湿理气,祛邪助运。尽管湿有寒热虚实之别,皆宜助其转运促其升降。平胃散、二陈汤药少力专。其中苍术、半夏辛温能燥湿,茯苓甘淡能渗湿,厚朴、陈皮、苦辛能利气,甘草甘平能益脾,集温、燥、淡、渗、益脾理气之功,标本兼顾,健脾而不壅滞,燥湿而不助热。虚证可加入补益之品,寒证加入温化之品,湿证加入清化之品。虚实皆可用、寒热加减用。

      

    ②健脾运湿宜行而不滞:脾胃之功能以运而不滞,纳而通降为顺。治疗当健脾祛湿助运通降,笔者常用平胃散、二陈汤、胃苓汤等酌加薏米、藿香梗、佩兰、白豆蔻等药物,意在通过苦燥、淡渗、芳化等法祛湿醒脾。健脾不等于补脾益气,党芪及四物之类非有明显气虚、血虚证候时不得误用或早用。对脾虚湿盛患畜,绝不可见其倦怠嗜卧而枉补助邪。健脾之法不在补贵在运,使脾气行而不滞,胃气降而通利,则湿邪得化,精微四布。故严格掌握健脾而不壅滞、祛湿而不伤正的原则,方为祛湿健脾之根本。

      

    ③湿为阴邪非温不化:治疗湿证用辛温燥热之剂本是常理,但湿兼多性,因此常用温化法治疗寒湿证,用清化法治疗湿热证。寒湿内蕴者以大剂温燥为主,或加入一味连翘、知母;湿邪久蕴兼有热象者则在温燥的基础上灵活送加连翘或黄连,或二者同用。热象明显者则燥湿、淡渗与苦寒清化并用,同时施以小量干姜起反佐之功。

      

    ⒌病案举例

      

    例一:某奶牛,妊娠7个月,第四胎,半吃半倒20余天,几经诊治无效。证见口色淡白、口津量多、沿唇而下、扯丝较长、大便溏薄、瘤胃虚软、轻微胀气。辨证:脾胃寒湿,宜祛湿健脾,理气和中。方选:平胃散合二陈汤加减。药用:陈皮40g、炒白术80g、半夏60g、厚朴70g、枳壳60g、苍术60g、茯苓80g、神曲60g、苏梗50g、甘草30g。一剂证状减半,再进两剂诸证皆消。

      

    例二:某奶牛,7岁,日产奶40斤。该牛身体素虚,常作泄泻,由于天热口渴,狂饮冷井水大半桶而发病,不吃不喝不倒20小时。证见口色青白,口津滑利,腰背拱起,粪便稀薄量少,冲击瘤胃有振水音。辨证:寒湿内滞、气机不畅,宜温中祛湿、理气健脾。方选:胃苓汤加减。药用:苍术60g、厚朴50g、半夏60g、茯苓70g、肉桂40g、良姜40g、元胡50g、干姜30g、猪苓40g、泽泻50g、甘草30g。进药后2小时,该牛排一长尿之后进食反刍如常而愈。

    本文由养羊现在好养不_专业养羊技术,灾病防治_富农养羊网发布于疾病防治,转载请注明出处:从“湿”论治奶牛脾胃病

    关键词: 疾病防治